'

正在播放国产老妈

欢迎光临 绵竹市人民医院 |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绵竹医院,,现在是:2020年05月14日 星期四
重要新闻 院内动态 媒体报道 画说一周 医院视频 院报 学术交流 投稿邮箱
重要新闻

取下光环之后 请记得为我披衣

来源:宣传部 撰稿:谭明剑 审校:左雪梅发布时间:2020/5/12 19:55:05点击率:240

三月的天,春寒料峭略带阴霾,四月的雨,缠绵而不失凄婉,五月的风是柔和的,阳光也是和善的,一切都是恰到好处,淋漓而不失柔美,热烈而不失婉约。它正如那女性的美,温润柔软。

可能也正是如此,在每年的5月12日,有一个送给以女性为主的职业节日——护士节。

在绵竹市人民医院,一共有500余名护士,她(他)们中有刚结婚的新娘子;有小孩还没满一周岁的“二胎妈妈”;有血气方刚的帅小伙;有去年刚入职的“医疗新兵”;也有有着临床护理经验的“资深护理”……每年今日,都有很多报道来赞美护士,有很多诗篇来歌颂白衣天使。然而,脱下这顶美丽的光环,在光亮照不到她们的时候,这群白衣天使又是怎样的一面?这一篇文字,只想走进那群普通的护士,用普通的文字,轻轻讲诉她们的“普通”。

 

d5e484922d9501f39b21e122e9d446e_meitu_1.jpg

今年25岁的杨婷,是去年才新入职骨二科的一名“新兵”,也是刚从部队退伍的一名老兵。从一名老兵转为一名医疗战线的新兵,杨婷将部队上的战斗精神完全传承了下来。

和杨婷的采访交谈时间很短,但她的性格特点很鲜明,让你能很快的捕捉到她的性格标签——青春、努力、积极,能够充分感受到这个年轻女孩带来的正能量。她挂在嘴边最多的一句话,“累一点对我来说没什么,我怕闲下来,一闲下来就会停步不前。”

能让杨婷养成这样的性格,和她早年的经历有关。杨婷家住孝德镇农村,父母都身带残疾,家庭也相对贫困。因此,杨婷的童年生活过得并不怎么愉快。“小的时候性格有点内向和自卑,和小伙伴相处得不好。”杨婷说。

但对杨婷来说,她又是幸运的。在学校,老师和同学对她都分外照顾。“读书期间,学校了解到我家里的情况后,对我的学杂费都有减免。还有很多爱心人士帮助过我,包括我选择当兵和选工作。”杨婷说,因为接受了很多帮助,她对以后职业规划也有了目标,“我想当一名护士,希望这样能够回馈大家对我的爱。”

为此,她大学选择了护理专业,在大一的时候应征入伍,当了两年的兵。大学毕业后,杨婷到市医院进行实习,并在实习期满后顺利进入医院工作。工作上,她是一个任劳任怨,努力学习的新苗子,就算遇到病人或家属无理取闹,她在受尽委屈后也是继续给自己加油打气。

闲暇之余,杨婷更喜欢到健身房来放松自己。“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照顾好爸妈,给妈安一个助听器,让他们安享晚年。”

 

4d89f9e81603043b267732c8ead27e5_meitu_3.jpg

在护理群体中,还有一类比较特殊的群体——男护士。以前,人们对男护士还特别新鲜,但随着越来越多的男性从事护理行业,男护士们也逐渐被大众所接受。

今年36岁的急诊科护士陈家志就是绵竹市人民医院为数不多的男护士里其中一员。这名在抗震救灾期间来到绵竹的安徽人,在这一呆就是11年。

2008年,陈家志作为随队医务人员,跟随江苏南通建工局来到绵竹修建板房,在机缘巧合之下,于2009年5月进入医院ICU工作。回想起刚到绵竹的那段时光,陈家志感叹:“那时候刚参加工作,来绵竹就一个人租房,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去适应南方的环境,虽然很辛苦,但一切都还好。” 2014年,陈家志因工作调整来到急诊科工作,相对于封闭压抑的ICU,急诊科的嘈杂和繁琐让他更加忙碌起来。

护士和病人都难免会有身体上的接触,而和女病人接触时,陈家志也遇到过哭笑不得的事情。“特别在打针的时候,偶尔会遇到女病人不‘买账’。”陈家志说,遇到这种尴尬情况时,要么就让同事来帮忙,如果同事不在,就只有喊家属站在旁边看到,或者给病人做好解释。

在急诊科呆了将近6年,也有让他很“看不惯”的事情,“最怕接诊到喝醉酒还没素质的病人,一个个跟大爷似的。”陈家志说,记得前年春节,一群年轻人喝醉酒来科室就诊,不仅在病房里大吵大闹,还抽烟影响其他病人。“还有一个喝醉酒的病人,在抢救室从床头吐到床尾不说,换了间病房后又吐一床,把临床的病人都恶心跑了。”说到这些哭笑不得的事情,陈家志满是无奈,“我们能怎么办,只有叫上清洁阿姨一起再来做次大扫除。”

2014年,陈家志和外三科的护士李吉红组成了幸福的家庭,让这个独在异乡的人有了寄托。“下班之后,就去骑骑自行车,逛下书店,拍点照片,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陈家志说,他还喜欢搜集邮票,家里的集邮册都有厚厚几本。现在,小两口有了孩子,他平时又多了一份工作——“奶爸”。

“我其实觉得护士这个职业真的很普通,不需要大家给我们贴标签。我们做的,真的就是职责内的事情。”这是在和陈家志的交谈中,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92267c6659346ac993e9d351a079b85.jpg

外三科的护士长兰月艳是一个性格直爽的护士。和她在聊天的过程中,她的幽默感让人轻松自如。谈起她的护理从业生涯,可谓是“一波三折”。

兰月艳是泸州医学院护理行业本科毕业的“高材生”,在最初选择专业的时候就遇到了职业规划的第一个波折。“我考入泸医时学的是中西医结合的临床专业,到大二的时候,在学校的偶然机遇下,我又调整成了护理专业。”

兰月艳说,这个“偶然”实则也是一种必然。她的外婆是一名老护士长,她的母亲常年在外婆的熏陶下,对护理这个行业青睐至极。当初选择中西医结合的时候,老母亲就一直喋喋不休,怪她选错了专业,在听到学校能调专业后,老母亲重燃希望,兰月艳也就“顺理成章”调整为护理专业。

而在学护理的第一课时,她的额头上就飘过一丝黑线,“第一堂课就学的是吸痰,天呐,我一直以为护士就是带着燕尾帽,给病人打打针输输液,平时能打扮得美美的,从来就没想到护士居然还要给病人吸痰、洗胃、导尿……”本来对护理还存在一丝美好的幻想,第一堂课就将这幻想给破灭。

兰月艳是中江人,在大学时和现在的老公处了对象,职业规划的第二个波折也因此出现。“老公是绵竹人,毕业后就回到了绵竹市人民医院工作,我那时都快和一家三甲医院签约了,但因为老公,我来到了绵竹。”兰月艳说,那时候刚好2008年,地震后的绵竹满目疮痍,能够选择留在这里,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气。

因为出色的工作能力,兰月艳顺利地在医院感染科留了下来。随后,她又调入了ICU工作。“一入ICU深似海。”兰月艳苦笑着说,回想起在ICU那段日子,很苦很累,上夜班的时候,那是真的一直停不下来,下班之后整个人都虚脱掉,上2线的时候,回家洗澡都得把电话放在梳妆台上,电话一响,就得往科室跑,“那时候我就希望能够上个不熬夜的班,早点脱离苦海。”

机遇随之而来,2016年,外三科护士长职位空缺,兰月艳顺利竞聘成功,职业生涯的第三个波折来了。“在ICU是身体累,当护士长是心累。”说到这里,她的脸上又是一道黑线……上有开不完的会议和接不完的工作任务,下要处理医患纠纷、协调医护工作,护士长就是科室的管家婆,事无巨细,杂七杂八的都得管,就包括科室的小妹妹个人问题都得操心,“你不操心解决她的个人问题,心是悬的啊,万一被别个医院的拐跑了咋办,好不容易培养一个人。”兰月艳说。

谈到对未来的期许,兰月艳说,“上班时再忙再累也无所谓,我只希望下班后平平淡淡,少接点工作上的电话。”


庞_meitu_2.jpg

在内一科,有一名高年资护士,名叫庞楠。她今年56岁,参加工作已经37年。在科室里,她是年龄最大的护士,是姐妹们眼中的老大姐,是病人口中和蔼的庞老师。然而,在刚入职的时候,庞楠也是一个“火炮儿”性格。

回忆起刚参加工作那会,庞楠十分怀念。“那时候要想当护士,那必须得学习好,考得上中专的都是优等生,考不上的才去读高中。”她说,在绵阳卫校毕业后,她被分配在富新卫生院工作,随后调到血防所,并在1998年进入市医院内一科。

“那时候的医患关系很融洽,病人很尊重医务人员,说啥都会听。”庞楠说,很难遇到不听话不遵从医嘱的病人,如果遇到了,她的“火炮儿”性格吼两句就了事。她的这个“火炮儿”性格在家里也很实用,两人刚成家那会,老公是血防所的医生,平时工作也忙,家里的大小事几乎都交给了庞楠来处理,“买房子、装修房子、教育娃娃、照顾老人……家里杂七杂八的事情他很少过问,问了也是我说了算。”

庞楠说,后来她觉得性格太急躁不管是对工作还是对家人都不好,于是,她也尝试过改变。“我专门买了一大堆毛线,准备给女儿做一件‘织一针换一线’的花式毛衣,想以此来磨练自己的性格。”庞楠说,毛衣是织出来了,但性格的养成却需要花很多的时间。

“内一科的工作很忙,护士们也会遇到和病人沟通不畅的时候,我就开导她们,病人闹得再凶,你也要按照自己的既定工作程序去工作,千万别因为情绪影响了自己,那样容易犯错。”庞楠说,和病人沟通,最重要的是换位思考,要把自己摆在病人的位置,才能切身体会到病人的苦衷。

“曾经临时帮同事给一个病人输液,打完针后那病人说,‘你这个针打得一点都不痛呢,可惜我明天都要出院了。’当时听到病人这样说,我成就感满满的。”庞楠说,既然已经选择了护士这份行业,那就要从内心接受这份工作,每份工作都会给你带来成就感,你要学会去享受这种感觉。